又名:艺术英语艺术班

跳水台实验各种艺术教育活动,其中“艺术英语艺术班”有点像是一个艺术理论的自由翻译/创意写作班,翻译的英文原文来自于Kit White《101 Things to Learn in Art School》这本书。如果说实践导向的跳水台创作工作坊是关于谁可以做艺术、怎样做艺术的,那么艺术英语艺术班关心的是谁可以思考和谈论艺术、用怎样的形式和语言谈艺术。

为此,我们想:

1. 实验一种译文写作的形式,不必 “忠于”原文, 不必只是对英文世界主流欧美学科权威和学术建制的效忠、崇敬、模仿而来的无比“正确”的翻版型译文。译文可以是这种“翻译”,也可以是错译、偏译、反译……译文写作可以是与原作者平等的共同写作,可以是对原文阐释性、发散性、替代性、抵抗性的自由写作。活动参与者英语水平不一,有小学水平,也有博士生,都写出了译文,而且据说英语越差译得越好。。

2. 实验一种公共对话的形式,让不同背景的人可以以平等身份加入关于艺术的讨论。过去每次活动参与者对当代艺术的熟悉程度都很不一样,从完全的外行到经验丰富的职业艺术家都有,大家能坐在一起严肃又活泼地谈艺术、写艺术。

3. 实验一种话语生产的形式,让每个人都可以发明属于自己的关于艺术的理论。如果艺术属于每个人,那么对艺术的思考和写作也不应局限于掌握专业话语特权的人,毕竟每个人都有不断反思和超越自身固有观念的创造性和批判性潜能。(不过大家都说写起来超费脑。)

4. 实验一种教育形式,实现没有教的学,只有协调人、只有相互分享和讨论,没有老师,没有指导、纠正、评分、奖惩,没有作为中心知识权威的教科书,而是每个人写出自己的教科书,从而让属于自己的教育显现。我们翻译的原文是《101 Things to Learn in Art School》,但每个参与者都在写出自己“在艺术学校要学的101件事”、“艺术学院要教给自己的101件事”、乃至“艺术学院要学习的101件事”。。

在这个系列里,我们将把大家的译文整理分享出来。如果想参与线上或线下活动的话,请关注跳水台公众号留意活动预告。

关于活动的具体介绍: 读艺术学英语学艺术读英语,艺术英语艺术班开课啦

原文:

What you make is your contribution to that dialogue. Therefore, be conscious of what has come before you and the conversation that surrounds you. Try not to repeat what has already been said. Study art history and stay alert to the dialogue of your moment.

continuing 继续的,连续的,持续的
dialogue 对话; 对白; 意见分歧者之间的意见交换
conscious 有意识的,神志清醒的; 自觉的,有意的
conversation 交谈,会话; 交往,交际; 会谈
surround 包围,围绕
stretch 伸展; 延伸; 持续; 包括
alert 警觉的,警惕的,注意的; 思维敏捷的; 活泼的

大家的译文:

阮阮:
艺术是延伸,贯穿千年的持续的对话。 你做了什么是你对这个对话的贡献,因此,在对话围绕着你之前保持警惕,尝试不要重复那些已被告知的。学习艺术历史还有保持警惕在你的时刻的对话

阿若:
阅前注意:
-这份译文没有完全按照原文的句子顺序来,而是由我自己的逻辑组织。
-这份译文是从我一个不了解艺术和艺术史的门外汉视角写的。
译文:
艺术已经存在了数千年。学习艺术史能让人了解到不同时代的艺术之间的对话——这种对话不一定是温和的对谈,也可能是激烈的争吵。
如果你想加入这场对话,可以学习一下艺术史,了解一下这场对话中曾经谈论过什么,以及现在在聊什么。
可即便如此,你可能还是插不上话。如果你真想插上一句,最保守安全的方法就是重复别人曾经说过的。

苗子:
艺术是一种持续的对话,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你所做的是你对对话的贡献。尽量不要重复已经说过的话,学习艺术史,并保持对你那一刻的对话的警惕。(来自有道翻译)

Huo:
/‘ɔltɚ/是连续不断地转述,绵延千年:
在转述中,你所说的,不会被过往之物所听到,只被自己和后来的倾听者听到。因此,要意识到,那些有关过往之物的话语,是由你所听到并转述给其他人的。你不是仅仅尝试着完整地复述过往之物所说的话。同时,谨记你此时是在转述过往之物的话语。过往之物也在转述过往的过往,
注:(1)”art“是双方的对话么? 在“dialogue”中,有两方,双方有问有答。在“转述”中,有三方,第一方说的话,被第二方转述给第三方。第一方听不到第二方转述了什么,第三方直接听到了第二方转述了什么,也可能听到第一方说了什么。
(2)扩展开来,第一方也可能是在转述前人的话语。
(3)在上一段翻译后,译者们对“艺术”同“art”的含义是否相同进行了讨论。在此段中,我将art读作[‘ɔltɚ]-alter-转变,照应我所说的”转述“。

So:
艺术史(是)萦绕千年的不死假说
你所做的不过只是这个假说里的凤毛麟角。所以,当过去的鬼魂若影若现,当你头顶上空环绕着当下的的流言蜚语时,你要保持清醒。不要试着跟着他们说过的话去做。搞定艺术史,活在当下。

老杨:
啊Te是一头千年女妖。当你开始向她献祭,她那无所不在的母性就将无时无刻不在滋养你。别拿那些腐败的供果回报她,探索她,并鲜活地膜拜她吧!

阿棋:
阿特是一种伸展在时间岁月里的你一言我一语,虽然不一定是完全自由的。(原文莫名其妙让我想到“自由对话”这一词,便多加入了“自由”这一关键词。)
你的声音会让这个对话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因为你就正在这个对话里面。但是,除了要关心你所处的环境是长什么样子、有什么变化以外(毕竟以当下为基础做阿特嘛),“去了解并试图理解前人做过什么”的这个行為真的很重要吗?为什么不能重复别人说过的、做过的,既然太阳底下无新事的话?学习艺术史是为了给自己所想的多一些通畅的解释,并提供更多的抄袭机会吧。不过,时刻对你所处的环境保持柔软倒是必要的。
注:艺术史在我的理解里是非线性的,像是到处联结牵藤的有机植物;现在的事物似乎在过去都能找到相关联的部分。

kaantata:
藝術是一句對話,它對了千年,你也被要求對這句話,因此要讓你意識到,誰先於你,講著縈繞你的話,為了實現繼續環繞的企圖。但在你的時刻,歷史的對話已對藝術有防備。

Yan:
艺术是穿梭千年的对白。你做的就是你写的对白。所以请在前人的对白前保持清醒,别抢别人的台词。学说瞎话同时警惕你这个时代的台词。

原文:
How it describes is its form and what it describes is its content. When looking at your work, ask, “What does this describe?” And then, “What form should that description take?” Be flexible in deciding the medium you choose; it must be appropriate to what you are saying. Choose the right form for the content.

art 艺术;美术;技巧;艺术品;人文学科;阴谋
form 形,形状; 样子,姿态,外观,人影,物影,礼节,礼仪,格式,表格,体能状态
describe 讲述,叙述,记述,评述,表述,讲讲,谈一谈, 表示,指示,意味着
content 内容; 目录; 含量
flexible 柔韧的;灵活的;易弯曲的;可变通的
medium 手段;媒介;媒体, 溶剂, 防腐剂,培养基, 生活条件,生活环境
appropriate 适当的,合适的,恰当的,相称的, 特定的,专属的, 融洽的

大家的译文:

So:

艺术,怎么谈,谈什么。艺术包含什么,一个是你想谈什么话题,以及,你想怎么谈。看看你做的作品,反思一下,它在讲什么?然后看看,我应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我的观点?你选择方式的时候不要拘泥,而要灵活变通,随时采取新的改变。用一种恰当的方式来表现。但什么是恰当呢?对于你想谈的话题,到底有没有一种“正确”的方式来表现呢?

Danyi:

《作品是叙事的一种形式》 形式是你怎样去叙事,目录是你谈了些什么。看看你(做)的工作,对它吼一吼:“说的什么鬼?”和“带什么节奏?”选定生活环境要曲折,说的东西要够腐败,编目录要有权力形式。

kaantata:

“藝術的形式是它如何去描述,藝術的內容是它描述了什麼。”這種主題式二分法,在我們看你的作品時,已顯然不成立,“你描述了什麼?”“我描述了我的描述。”你的方式很靈活,也描述地很自洽。然而,為了權利事業,我們是否可以在發現其幼稚之後,再次作為權宜之計來使用這二分法?

止涯:

描述一件物品的时候是另外一种的表达
每当你要描述一件事物的意义的时候,要如何叙述呢?你的作品呈现在别人面前之时,你可能会有疑惑要怎样才能灵活而又取巧的去表达以让人理解它。当然,在这种描述里让人理解到些什么,是取决于你表达的选择性,可能这是一种让人易懂的方式去表达它,而这种正确可读的方法又是不是这件物品真正表达的思想呢?

欧飞鸿:

阴(yi)谋(shu)技巧是吹出来的物影

人们为何喜欢吹牛?
吹牛的内容何来?
当你看着自己搞完的玩意
会问:
我为什么要向别人吹嘘它?
用什么姿态表演自己的吹嘘呢?
用会拐弯的手段吹
同时又要表现得
你是要做一个乖巧的吹牛人
从你掌握的内容里选择对的。

Pop:

阴谋是描述世界的一种方式。我们怎么去用阴谋捕捉人影和物影?看看你要搞的阴谋,问问自己,这个阴谋讲了什么,描述了什么?然后问自己,这个阴谋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形式。做阴谋家,要头脑灵活,手脚柔纫,行动时要选取合适的防腐剂。所以所有阴谋都在告诉我们一种合理的对世界的认识。艺术就是比阴谋更合理的阴谋。

肥牛:

演员的自我修养
版本1
我是一个艺术工作者,我的工作内容是寻找到合适的形式去表达和讲述我的作品,我希望它是灵活的…呃…我tm编不下去了…
版本2
艺术品是艺术家通过特定的媒介去灵活地展示他想表达的内容,而这种媒介的灵活性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版本3
我们欣赏一件艺术品,其实是通过某种特定的媒介和手段去体会艺术家所想表达的内容。每件作品都有其独特的个性。
版本4
我是一个演员。我希望展现给大家的作品是一件优秀的艺术品,希望观众对我的别出心裁和导演独具慧眼感到惊叹。我创造的作品,希望是感人的,丰富的,真实的,不需要完美,但一定要自然真实,可以使得观看的人能够被感染,最好的是看完后略有所得,并且能会心一笑。

真巧:

一只小虫子从土里爬到一株草茎上,给自己织了一个茧子。在里面躲了好几天后,一日清晨,一只缤纷的彩蝶破茧而出,飞向天空,傍晚时分,就是它一生的终结……虽然它不懂这个。

原文:
It is the self expressing all of the elements of the culture that has shaped it. We filter the ambient information that surrounds us—from our families, from our communities, from the information that bombards us every day from myriad sources. We do not create this information; it helps to create us.
We in turn start to interpret it and describe it to ourselves and to others as a means to understand it. This is the art impulse. Even works of pure imagination have sources outside of ourselves. Know your sources.

expression 表情;表示;表达;词句;措辞;表现;挤压
element 要素;元素;(学科的)基本原则;(复数)恶劣天气;元件
filter 过滤器;滤色镜;滤光器, 滤纸, 滤色镜
ambient 周围的;氛围的, 环境
bombard 炮轰;攻击;撞击
myriad 无数, 极大数量,大量, 无数的人或物
source 原始资料, 出处, 源,来源,根源,原因, 消息或证据来源,提供消息者
impulse 冲动;心血来潮;神经冲动;[物]冲量;[电]脉冲
interpret 口译;翻译, 解释,说明,诠释,阐明
means 方法;手段;收入;财产
imagination 想象;想象力;空想;幻想

大家的译文:

Danyi:

版本1
《艺术不是自我表达》 自我表达是由所有的文化元素所塑造的。我们每天都被来自不同来源的信息轰炸着——从家庭到社群,我们对之一一过滤。我们并不创造资讯,它们创造了我们。我们开始转译并叙述——作为一种理解方式——去转化它们。这就是艺术冲动。即便是纯粹的想象的作品都有其外在来源。要认识你的创作源泉。

版本2
《技术不是个人感情》所有的文化基本原则共同制造了我们的自我感觉。我们的生活被情报包围着,我们过滤情报,从家人、社区——这些每天轰炸着我们的无数人际关系来源。我们不生产情报,情报制造了我们。我们轮流开始解密情报,然后告诉自己和其他人,转为一种理解世界的手段。这就是技术的冲击力。即便纯洁的想象工作也要有我们自己以外的情报。所以要认清你的存在原因。

Kaantata:

今天,我們更傾向於認為,藝術是非個人性的。我們不再相信我們能夠創造新聞,既然一切信息不過是數字流,我們只能也只用篩選、過濾、重組它們,我們只是它們的降維,想了解我們自己也就只能了解它們,但它們太高維,我們試圖用藝術來想象它們。等等!我們、它們這些老套說法怎麼又在這裡被人提起,還有藝術,都是信息束而已,古老的悖論是,一個系統是否能夠足夠複雜或簡單到理解自身?作為無數的節點之一,不要再次陷入理解/不理解的經典循環,去虛構!

Pop:

艺术并非只是自我浇灌。艺术就是把所有文化浇到我们身上的水重新浇回天上,家庭里社会里国家里都无时不刻地下着雨,浸透我们全身,盛满我们的嘴巴,而我们好像只能做水的过滤器。毕竟是水生产了我们,我们从未生产过水。但是,当我们开始喝水,吸收水,消化水之后,我们也可以开始吹水。吹水便是水的重新生产,吹的水就是艺术的脉冲,吹水让我们心血来潮,让我们用水建造空中楼阁。我们朝天吹的水,有一部分掉回身上,自我浇灌,还有一部分成为组成新世界的一部分。

欧飞鸿:

信息的自律压感

这是某种自我迷醉的表情
组装自我的元件 作形的文化样式

我们使劲飞洒信息 包围自身
反扑 轰炸
来源无数
信息 信息 信息

我们拧转口译

描述自己和其他遗产
还想理解它
这就是信息之脉冲
所有的工作都是真丝般罪恶的空想
这源头是我
我们知道源头

so:

阴谋不是一场自我表现,而是一场共谋

阴谋是这个文化制造出来的,阴谋表现的也是这个文化的方方面面。
每天,我们都被各种各样无数的流言炮轰着,身边的、家里的、圈子里的。我们得从身边的流言里抽离出来。我们不制造流言,但流言会改变我们。所以我们要反过来,开始自己来转述,把我们所理解的描述给别人。一传十, 十传百,这就是一种阴谋冲动。即便是纯粹空想出的阴谋诡计都要从我们外部的流言开始。搞清楚这些线人都有谁吧。

止涯:

本质上的艺术不是一种大众自我内在经验的表达
大众自我的经验来自于环境的信息和历史,一切来自于经验的艺术都只是发明,发明不必要被概念化,发明是一种实用性或者利用某种可行手段给予世俗的答案。
当概念的东西被发明,艺术化的概念就被发明所取代。然而想象并且实现一种艺术的概念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是环境和历史的双重探究来揣摩的一种意象。

真巧:

猫不知道它的步子很性感
猛兽美吗?太阳美吗?
艺术不是自我表达
我们从世界吸收信息,然后有了这样一个我的样子。
作品被创造出来,告诉自己和别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即使是想象,也是外部世界的映像

yijun:

捏一个泥人 风吹来 雨打湿 画歪了 别人还来踩一脚 埋在土里种一种 施肥 浇水 谢天谢地 它还是破土发芽了 是什么使泥人活过来的 可能还是要问泥人自己

肥牛:

亚当没有专属表情包
亚当是个18岁的宅男,那天微信搜附近的人时,隔壁班小花的头像让他发现自己萌生了一股冲动,那种冲动一次次地撞击少男的心脏。尽管对美好的爱情充满想象,直男+宅男的双重属性使得他不敢也不知道如何追女孩。
于是他问遍了周围的朋友,查阅了无数的史书,诗集,甚至情书,翻遍了小花的票圈和qq空间…等原始资料去寻找答案,最终他找到了英语课代表诺特,诺特通过翻译小花的微信英文签名找到了一个线索:有专属表情包的男人,可以制霸天下。可是他花了50块钱做出了表情包,小花却在票圈炮轰他不知羞耻,英文差还想吃天鹅肉!悲愤交加的亚当去和跟小花同班的哥哥亚瑟哭诉,亚瑟一语道破天机,诺特的翻译错了,意思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小花的头像,加了滤镜,真人不好看。亚当对小花断了念想,却从此在表情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亚当就是我,我就是亚当。

Yubin:
—爱本是虚幻,又何须表达?—

究竟是你需要自我表达,还是爱需要被表达?你每天都被强迫着去爱,被强迫去相信或怀疑爱。爱不创造你,也不毁灭你。是自我认知的偏差产生了爱,你要去发掘自我认知的偏差,才能继续做爱!

原文:
Art isn’t utilitarian, and if it is, perhaps it isn’t art. Art serves a non-practical role in our lives, but that does not mean that it is not vital or necessary. One’s individual identity and our collective identity as a culture have no clear serviceability, but they are critical to our ability to function as a society.

useless 无用的;无价值的, 无效的,无济于事的, 无益的,差劲的,不行的,没本事的
utilitarian 功利的;实用的
practical 实践的,实际的,实际上的, 实用的,有实用价值的,有实际经验的, 注重实效的,只讲实用的, 讲究实际的, 可实施的, 真实的,客观存在的, 应用的
role 作用, 角色, 任务, 立场, 声望,地位, 关系,影响程度, 姿态, 职能,职责, 收起
vital 生命的,有生命的, 维持生命所必需的,必不可少的,不可缺少的, 致命的,生死攸关的, 生气勃勃的,充满活力的,生机勃勃的, 极其重要的,至关重要的
necessary 必然的,无法避免的,不可避免的,必定的,不得已的,事出无奈
identity 一致;身份;特征
function 运转, 运行, 起作用, 工作, 行使职责, 发挥作用, 做, 开下去, 办公, 顶用
serviceability 使用能力(操作性能;耐用性;维护保养方便性)
collective 集体的;共同的
critical 批评的;挑剔的;决定性的;危险的
ability 能力;才能

大家的译文:

Tim:

艺术非功利,功利的话就不是艺术。艺术在我们生活中充当不实用的角色,但这不意味着艺术无活力无必要。一个人的个人认同和我们作为一种文化的集体认同并无职能性,却对如一个社会一样发挥其功能尤为重要。

小朋:

版本1
十足的艺术是极度没精神的

它真心不实际,要是能指望上它有什么用你就疯了,它不会在客观规则前跪下但这恰恰证明了它的无法避免与生机勃勃
你的个人朗诵与职业文书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对于我们勤勤恳恳地为社会办公的能力来说是十分危险的

版本2
老板欺负小王,小王气极了,爆发了艺术的潜质,却走火入魔去了歧路,最后精心搓了一根狼牙棒打残了老板,小王成为了王老板

小王把艺术功利化了,小王变成了王老板

石轩廷:

艺术是无用的。如果它有用,可能不是艺术。艺术可以拯救我们的生活吗?不知道。试试才知道。“艺术是无所不能的!”他们说。——个人身份和集体身份是他们的垫脚石。所以他们一直在用他们的能力去鸡蛋里挑骨头,挑出的骨头再自己慢慢啃——看起来很不好啃。Q星人👽 来了,他看到肥妈大定理,赞叹太吊了,人类最高成就啊!看到艺术,“什么玩意!”,丢海里去了。Q星人没有眼睛,不听不闻不臭不摸。所以艺术是很没用的,至少Q星人这么认为。

止涯:

工程师让水从东面传到西边,因此我们需要缴纳水费以维护功能性的持续。任何宏大的工程,由各种想象力去物质化的技术,艺术作为一种人类的想象力而得到某种程度上的应用,乃至到我们缴纳水费的行为也被赋予了某程度的社会艺术行为。水被想象力以物理方式所使用。有人会想这是艺术的重要功能,然而当想象力被技术所取代,被实物之后的艺术被符号所表示,想象力就会陷入一种困境,这是一种可以通过技术解决的问题的困境。

Pop:

“所有的人都相当没用。” ——艺术

不过作为人,我觉得人并非有用的,如果一个人太有用的话也许它就不是人了,人就像艺术一样。
人对于艺术是有实用功能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对于艺术很重要或很必要。
对于艺术来说,人既可以无所为,也可以无所不为。

Ying:

集体批评赋予了艺术实践角色的生命力。 身份即虚伪。职责即极权。生命即耐操。

So:

艺术是没用的吗?艺术看起来是没用的,但它实用的价值在于它让我们的生命充满活力,让我们感觉有需要。一个人即是属于他个人的,也是属于集体的,他没有服务的能力,但是有批判的能力,社会的正常运作需要我们每个人批判地去服务。

欧飞鸿:

天下的艺术很难令人不适
艺术最没本事,这是一个事实,不是吗?当然是啦!艺术效力于非应用意境之英姿——它被动刻意地在我们这群屌丝(左派?)艺术家的生命里扮演如此的角色,但这有意思吗?!我们如此使用艺术——生死攸关地,毫无悬念地,还摆出不得已事出无奈的坚定姿态。我嘛,认定个人身份与集体身份的追寻与塑造就像是他妈的文化的污浊。但,某些人仿佛危险的才能其实可能都是某种乖乖的社会职能而已。

肥牛:

奥斯卡影帝都是没用的家伙
(女)你这个差劲的男人!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你欺骗了我!你的作用就是用花言巧语欺骗我的感情却从没做过一点实际的行动!
(男)够了!我是一个有生命的活人!我得所作所为全是被迫的,如果你想想自己所说的所做的,你就会发现像你这样挑剔的女人,根本就没有爱的能力!爱应该是共同的双向的不是吗!
一片狼藉的寂静。。。。。。

原文:
Viewers bring to the act of seeing individual sets of conscious and unconscious reactions that affect their response to the visual stimulus put before them. This is the beauty of images, even in their most minimal form—such as a single line. All marks, smudges, pictures, take on a life of their own and accrue meaning under the gaze of a viewer. Viewers activate the thing perceived. You can control the image but not the reaction to it.

reciprocal 相互的; 互惠的; 倒数的
perception/perceive 知觉;感知, 觉察(力); 观念; (农作物的)收获
conscious 有意识的,神志清醒的; 自觉的,有意的; (痛苦,感情,冷气等)感觉得到的
reaction 反应; 反作用力; 反动; 保守
affect 影响; 假装; 感动; (疾病)侵袭
response 反应; 回答,答复; [宗]回应经文,应唱圣歌;
stimulus 刺激物; 刺激因素; 激法物
visual 视觉的,看得见的; 光学的,视力的; 形象化的; 光学的
minimal 最小的,极少的; 极小的
mark 斑点; 记号; 成绩; 标准
smudge 污点,污迹; 浓烟; 冒浓烟的火堆; 模糊的字迹
picture 照片,画像; 图画,图片; 影片; 情景
accrue 增加; (通过自然增长)产生; 获得; (使钱款、债务)积累
gaze 凝视,注视
viewer 电视观众; 观看者,观察者; 阅读器
activate 使活动,起动,触发; 使开始作用
大家的译文:
Ying:

山不是山 是物是拟物是无物。山还是山

📺:
看到的畫面加上生活經歷演變成自己的東西
有的人看到蛇就是一條東西,有的人看到蛇就覺得是妖怪

石轩廷:

版本1
感知是一种相互作用的行为。
观众看到的行为,个别的意识和无意识的反应,影响他们的反应,视觉刺激放在他们面前。这是图像的美丽之处,即使是最简单的形式,比如一行。在观众的注视下,所有的痕迹、污迹、图片都有它们自己的生命,并增加了它们的意义。观众会激活所感知的事物。你可以控制图像,但不能控制对它的反应。(来自微信翻译)

版本2
人和牛可否通感?弹弹琴试试,我猜🐮 会比平时多吃草。人和人一定可以通感吗?并不一定,我只见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对牛弹琴”,可没见过一个人对一头猪说“对牛弹琴”。把眼耳口鼻心意可触之物放出去,返回来的可能是一坨牛屎(也可能是人屎)。要控制人类,最好把他可能产生的任何反应一起加以控制。把他对可能产生的反应的反应一起加以控制。以此延伸至无限。。。。。。。

Tim:

来到面前的视觉刺激物,观者会回应,将一串个人的意识或无意识的反应注入观视行动中.。这就是图像(哪怕是最细小的形式,比如一条线)美之所在。所有的斑点、污迹、照片都有自己的生命,都会在观者的凝视下变得意义满满。观者激活了感知之物。你可以控制一个图像,却不能控制大家的反应。

Pop:

你对屏幕的感知和屏幕对你的感知是相互的
每个屏幕都内置自己的意识(和无意识),因此,当屏幕面对眼前真实世界给他的视觉刺激时,他对世界的反应也会受到自己意识的影响。这就是真实世界之美。
即便是真实世界中最简单的东西——比如屏幕前的一条棉线——也会对屏幕产生影响。
屏幕上所有的斑点、污点、照片贴都是屏幕自我意识的体现,在屏幕看来,他们都富有意义。屏幕总是回应着他们感受到的刺激。
而作为人,你能控制真实世界中的东西,但你控制不了屏幕。

止涯:

如果你喝醉了,可以试一下上五岗山
所谓三碗不过岗,在崎岖的山路还有隐密的丛林中,你会嗅出危险的气味,还是你的气味被危险的生物锁定?控制你的想象,恐惧是想象的双胞胎,你借助了酒精的效力,感观被进一步放大,感觉被进一步缩小。危险的想象不再成为了恐惧的根源,你仿佛被过去阅读中得来的武松而附体一样,按照故事里套路的情节而袒露自己的胸膛,扛起一根扫把去感受山中凌冽的冷风,阴森的意象,当然还有你被酒精所激发出来的男性荷尔蒙所带来的勇猛。自信山中必然有虎,而你就是那一位千古歌颂的大虎英雄。

小朋:

团体观看是倒数行为,最后一个来到的人被迫拥抱所有人的行为情绪,即使你能改变被观看者,但这就是有趣的地方,无论导向——你改变不了这个糟糕的结局,这最后一个可怜人!

肥牛:

大爷教你修炼太极拳的奥义
“修炼太极之道,在于抽离。我会时刻提醒自己只是个观看者,不要彻底沉浸进去,让拳意在身体里流动,注视着瀑布,但不要被情景欺骗,即使是极小的分神,也足以留下痕迹。任何的刺激我都不会回应,因为我知道它是相互的,这样说,你懂了么,无忌?”张三丰慈祥地看着张无忌,年幼的张无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欧飞鸿:

感知力的互相搏杀

監查人在台上输送宏願
在背景里的一类人神志清醒地意识到 ,大部分受用者完全認識不到需要對觀念性的侵襲作出反动性回应,並處理成视觉化的刺激物塞在他们眼前。
这是一个意象典型的例子,竟然讓他们在更小的形式範圍內,專注到如此程度好像世界只剩下唯一的纹理通道。
所有图像污渍携带著生活——這是重属性的凝视 ——从受用者那里 。受用者触摸着它才察觉:我们拨弄着图像,图像后面隐着監查者。

原文:
Because art is an act of description, it is inevitable that what it describes will reflect every generation’s bias of the moment. It is not a strict reflection of a time but an interpretation rendered in a language that is always in a state of transformation.

generation 同时代的人, 一代人, 一代,同代人,同辈人,产生, 发生
reinvent 重复发明,彻底改造,重新使用
description 描述; 形容; 种类; 类型
inevitable 不可避免的; 必然发生的; 总会发生的; 必然发生的事
reflect 反射(光、热、声或影像); 考虑;反射,反照; 表达; 显示; 折转,映出; 反射; 深思熟虑
bias 偏见; 偏爱,爱好; 倾向; 斜纹
moment 瞬间,片刻; 时刻; 重要,紧要; [物]力矩
strict 精确的; 绝对的; 严格的,严谨的; [植]笔直的
interpretation 解释,说明; 翻译; 表演,演绎; 理解
render 使成为; 递交; 给予; 表达
language 语言,语言文字; 表达能力; 言语,语风,文风,文体; 专门用语,术语
always 总是,老是; 永远,始终; 常常; 不断地
state 国家; 州; 状况,情况; 资格
transformation 变化; <核>转换; <语>转换; <电>变换
大家的译文:

梁健华:

每代人都会想重新发明自己的艺术,虽然不可避免带有偏见,但也事关他们这代人的各种变化。这不是以直接再现,更多是在语言中演绎这些变化

zhengke:

每个时间段都“似乎”创造出自己的艺术手段。因为艺术作为一种表达的方式,无法逃脱时代的样貌并展现出来,或许它并不透彻,但也传达出了相应的灵感与景象。

丸酱:

生活在時間軸不同分斷的人都會依據自己的生活拼圖創造藝術。因為藝術是一種描述手法,那每個人都逃不開將自己繞到這偏見迷宮裡。它是一個自我語言傳達的旋轉齒輪而不是一個明確的時間鏡子。

止涯:

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是当下的认识所面对的描述而总结出来的经验
我们对存在物的描述,是一种制约未来观念的经验。文字和图像忠实于产生它们的时代。祭祀用的酒器被当代归纳为艺术收藏品;实用性的毛笔书写被如今理解成行为艺术。实用性有着时代概念,如果一概而论未免也有所失控。

Pop:

艺术界的平庸之辈都只是在用图像重新发明艺术。
因为这种搞图像的艺术家只是做“描述”这件事,不可避免地,这些平庸之辈只是在通过艺术不断地表达自己各种各样的艺术式的偏见。这些图像作品从来都不能准确地反映我们的时代。艺术的语言在不断地变化,所以这些偏见也变来变去。因此,总有社会学家、记者、当事人之类的人抱怨他们的图像不准确,也总有艺术家、创意人士之类的人抱怨他们的图像太套路。只有当艺术家超越“描述”、尤其是超越“描述性图像”的时候,非准确也非偏见的新的艺术才能变得可能。

小朋:

每一代艺术都会按照自己的意向重建对应时代的人类,因为人是一种表达艺术的方式,每代艺术不可避免地反映对应时代的人类的前进方向与多面性,这不是可以绝对正确全面地代表那个时代所反映出来的两面性,但也不失是一种常用的解释时代变更的方式

so:

每一代人都要在各自的图像史中重新发明艺术。
艺术不仅仅是描述和描绘的工具。艺术是一面镜子,它可以折射出每个时代的偏见。国家时刻处于转变之中,严格反映时代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受到审查,深思熟虑的表演艺术也是一种语言。

Yubin:

每一代蠢蛋都会从新定义自己如厕的快感。
因为如厕的快感是由如厕这个行为所折射出来的,所以,这种快感的定义又能够在此时显现出这一代蠢蛋的某些癖好。
当然,如厕的快感不能对时代构成精准的侧写,但是,如厕的快感能够掩饰或成为一种诡秘的语言,这种语言恰恰能表达出某个蠢蛋时代在突变状态下的非真实映照。

Kaantata:

從描述性的角度來看,任何一時間所發生的藝術行為都與這一時間有描述性關係!因此不要再把描述當做你做藝術的責任!

苔绿:

每一代人需要重构对艺术的想象,因为艺术是一种描述性的行为,它不可避免的会影响每一代人对当下的看法,这不是对某个历史时间段精确的反映,而是一种解释,作为一种处于变化状态中的语言。

肥牛:

我是肥牛,一个80后,相当特别的一代人。独生子女给我们的独特打上了明显的时代烙印。我们的童年物质相对匮乏,娱乐项目少,但依旧美好,在某个瞬间回想起来,我还会不自觉地露出微笑。像我这种随父母漂泊的孩子,不可避免地在待人接物上存在一定的障碍,因为那时的人对外地人存在一定程度的偏见。那一辈的父母是不善于表达对子女的爱,以及他们的烦恼的。可能是生活所迫,可能是性格使然,他们无法精确地通过文字和语言向我们传达爱意,一切情感都只能通过物质的给予来传递。只有在我们逐渐地长大,阅历彻底改造了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或为人父母,或设身处地,才能思考和理解那时的他们,甚至在不经意间,我也变成了他们。

原文:
A SPECTRE is haunting Europe—the spectre of Communism. All the powers of old Europe have entered into a holy alliance to exorcise this spectre; Pope and Czar, Metternich and Guizot, French Radicals and German police-spies.

Where is the party in opposition that has not been decried as communistic by its opponents in power? Where the Opposition that has not hurled back the branding reproach of Communism, against the more advanced opposition parties, as well as against its reactionary adversaries?

spectre 幽灵;妖怪;鬼性;萦绕心头的恐惧;亡灵
haunt 常出没于…;萦绕于…;经常去… 出没;作祟
power [机]动力,功率; 力量; 政权,权力; 强国,大国
enter 进入; 开始; 参加; 登记
holy 神圣的, 圣洁的, 虔诚的, 祭神的, 德高的,圣人的, 严重的,骇人的,困扰的
alliance (国家、政党等的)结盟,同盟,联盟,联合; 联姻; 同盟条约; 同盟者
exorcise(用祈祷等)驱除(恶魔),给(某人、某地)驱除妖魔;
Pope 罗马教皇; 主教; 权威,大师;Czar (帝俄的)皇帝; 沙皇; 独裁者; 独揽大权者
Metternich 梅特涅(人名,奥地利统治者)
Guizot 人名;(法)基佐
Radicals 激进分子( radical的名词复数 ); 根基; 基本原理; [数学]根数
police-spies 警察-间谍;秘密警察
party 社交聚会; 党,党派; 当事人; 同类,伙伴
opposition (强烈的)反对,敌对; (政府的)反对党,在野党; 对抗,抵抗; 相对,对照
decried (被)公开反对,谴责;
opponent 对手; 反对者; 敌手;
hurl 丢下,用力投掷; 大声叫骂,愤慨的说出; 推到,推翻;
branding 污辱( brand的现在分词 ); 铭刻于; 加商标于; 品牌化,品牌术
reproach 责备,责骂; 耻辱,污辱; 谴责; [宗]应答圣歌
advanced 先进的; 高等的,高深的; 年老的; 晚期的
reactionary 反动的; 保守的;反对改革的; [化]反应的;
adversaries 对手,敌手;魔鬼;


jialu:
从前有一只鬼叫烦死欧洲,这是一只来自沟通主义的幽灵。所有欧洲的老掌门人们都开始通过神圣的交流来驱除这只鬼,例如教皇和皇帝,他们叫梅特涅和基佐,其实他们是法式激进分子和德式间谍。

燕子:
由于一种名曰共产主义的恐惧缠绕着欧洲,所有来自旧欧洲的力量结成神圣的盟约来抵抗这种恐惧,包括各式各样的皇帝,激进派和秘密警察所有的制造恐惧的人都被视为共产,因为反对你的人总会用共产的罪名将这种恐惧禁锢。

风中棱镜:
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萦绕在欧罗巴的上空。整个欧洲的保守主义势力都加入了这样一个驱魔灭灵的神圣同盟之中——罗马教皇,俄国沙皇,梅涅泥,基佐,法国激进派和德国的秘密警察。

小朋:
一个可爱的永恒的小东西在猎杀欧洲——这可爱的永恒的共产党之魂!
所有的古欧魔法全部搭建成了、最终形o成了一个噶垫同盟,就是为了驱逐这个该死的小东西⁄(⁄ ⁄ ⁄ω⁄ ⁄ ⁄)⁄;罗马最残暴的独裁大师、奥地利大法师和鸡左,法国的法术教众和德国的正义奸细
哪里有彻夜狂欢的读书会哪里就有它们的阴影来指责其内容的政治正确。左手的读书会和右手拿着棒槌的阴影互相打骂互不相让,以暴制暴不放过任何绊对方一跤的机会。
“绝不能让读书会/阴影拿到那颗糖!”他们想。

feihong:
亡灵作怪于欧洲 ——它理所当然是我们的 共产主义。所有的动力是老欧洲 们参加 进入 祭神的联盟 ,用乞讨驱魔搞掉这些亡灵!
在哪里啊这些酷酷的野趴 ,对照 没有产生力的去谴责像共党这些 变态对手的品性 哪里的亡灵在野外用力呐喊偷载 脊背品牌术——共产! 斥责 ——共趴 这些晚期的聚会—— 极端保守! 敌人的魔鬼!

匿名:
民主的幽灵萦绕在欧洲。老欧洲们在以神圣的咒语力量驱逐这个幽灵;例如罗马教皇、 沙皇、梅特涅、基佐、法国的激进分子和德国的秘密警察。

匿名:
一个幽魂正在萦绕于祖国大地上空——佩奇的游魂,所有有权有势的人都互相勾结起来,围剿这游荡的幽魂:教皇和沙皇、警察和特勤、城管和保安……

xiangwei:
有一个幽灵常常出没于强国之中,所有欧洲强国会缔结一个神圣的联盟来遏制这个幽灵,罗马和俄国的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分子和德国的秘密警察。 这些团体是在哪里聚集,交流来公开反对这些对手呢?他们又是在哪里打击,摧毁这些古老的敌人呢,就像反对这些保守的魔鬼。

woodhead:
一种萦绕心头的恐惧经常#¥$&k欧洲—“共产”(?)主义。 欧洲老子们经常厮混来给这个恐惧施以驱魔洗礼;泼普和西撒,美特尼什和桂佐特,法兰西热地可斯和德国魄力死掰
啪蹄在哪里,在对面,在炮儿的oppo那里?oppo在哪里,在潮牌再生产的“共产”(?)哪里?在反升级版oppo啪蹄和反反革命小鬼那里。

shenshuai:
where party ?in your eyes !in prower? where prower? make in together? where ???
in no update party and the no go to die inside!(对woodhead译文的英文翻译)

止涯:
团结,人类政治的永久话题。至于团结的合法性,一直以来都是产生争端乃至战争的理由和目标。组织众人共建一个有纪律,有组织的结构,就犹如建立一座巴比塔,哪一个政治理念要想拥有合法性,可以通过很多种手段来达到目的,暴力,更优秀的社会效率,更多的暴力,更有人道精神的社会理念等等。。。唯一的暴力,唯一的理念,我们将走向何方,理念的统一才是建塔的重要基础。暴力被赋予正义,合理性被唯一化,建塔的方法只有一种,其余的方式并不合法,而握有合法性,是人类斗争的源泉。
秦帝国不需要诸子百家,把知识垄断,废枕忘餐的批改公文只为把话语权收为己有,不需要不一样的声音,长城建成,文字统一,一切思想只为唯一的合法性所服务。秦统一六国后维持了16年的生命。

zhiyong:
这妖在欧洲传染,它是共产主义。欧洲佬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权,联合起来驱妖。教主、皇帝、梅特涅、基佐、激进分子、德国警察间谍。

so:
共产主义的亡灵在欧洲上空游荡!共产主义已死。
欧洲的老势力已经集结成一个神圣的联盟:教皇和沙皇这两个老头子,梅特涅、基佐死统治者,还有不安分的法国激进分子、德国的秘密警察等等等!
只要是有反对声音的组织就有可能被骂“左”。共产主义的品牌策略被反对党用力地抛弃,这些反对势力既反对高等党派,也反对那些保守党派,总之左左左反反反!

请输入您的评论: